第205章 不能错过

推荐阅读:败家系统在花都乡村寻艳王山野春潮: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混世小色医男欢女爱走村 媳妇好美陌野村医乡野村医乡村寡妇

    韩枫陷入了沉思,这种沉思像是痛苦的绳子勒着他。提供他想答应,因为这笔钱他还出得起。可又认为对方这是讹诈,如果出了钱,自己就成了冤大头。如果不答应,路冰川就有危险。唉,到底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丁世强似乎并不急,慢慢腾腾地吸着烟,一会儿望着天花板,一会儿瞧瞧韩枫的脸色。他见到韩枫脸上的不安与无奈,心情特别愉快。他向来就是个样子,看到别人不开心,他就开心。

    这时候门外响了几声喇叭,接着丁瑶瑶跑了进来。丁世强一见,脸上露出笑容来,说道:“我的宝贝女儿呀,你不去上课,跑这里来干什么呀?我在电话里不是跟你说了嘛,大人的事你别跟着瞎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看了一眼韩枫,便过去坐在丁世强的身边,娇声说:“爸呀,你就把路冰川放了吧,他是我好朋友冰涵的哥哥呀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搂着她的肩膀,说道:“我的好女儿,你不要胳膊肘子往外拐呀,丁坤可是你的哥哥,你哥吃了亏,你应该多向着他才对。你说路冰涵是你的好朋友,不对吧,据爸爸所知,她可是你的对头呀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用头拱着丁世强的胸部,说道:“爸爸呀,你弄错了,我们虽然是竟争的对手,但我们同时也是好朋友呀,反正哥哥只是一点皮肉伤,你就给我一个面子,无条件放了他吧。”说着,就用手挠丁世强的痒,弄得他笑个不止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,丁世强高兴了,说道:“你这个丫头呀,成事的也是你,败事还是你,我真是搞不懂了。好吧,我可以放人,但是,我有两个条件,如果韩枫他能做到其中一个,我就放人。”说着,丁世强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韩枫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路了,丁瑶瑶已经尽力了,只怕这个丁世强再也不会让步了。韩枫就说:“丁老板,有什么条件就请开口吧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眯了一下眼睛,说道:“既然是我女儿求情,我就网开一面。你听好了,现在你有两条路走,一条路是出钱。刚才我都说了,你们要道歉,要请酒,重要的是赔偿。就三万元了,不能讨价还价。”

    韩枫皱眉,心想:“这跟没让步一样。”于是问道:“那么第二条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丁世强一笑,说道:“韩枫,我看呐,你就掏钱算了,这第二路不适合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韩枫知道第二路一定不好走,他还是说:“丁老板,你就说吧,我不会被你吓倒的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再度打量下韩枫,说道:“好,你像个男人,我很喜欢你这样的青年。你听好了,这第二条嘛,是要你跟我手下的人过招。”

    韩枫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是仳武了?”

    丁世强嗯了一声,说道:“没错,就是仳武,我看得出,你是练过武的。”

    飞说道:“我那只是花拳绣腿,中看不中用的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哈哈一笑,说道:“年轻人,你挺谦虚。只要你能打胜我手下,我就无条件放人。你胜了,你就是英雄,输在英雄手下,我认了。如果你败了,只要你敢出战,我姓丁也给你方便,那赔偿金砍掉一半。你看怎么样?你敢应战吗?”

    韩枫没有马上回答,他向丁瑶瑶望去。丁瑶瑶正一个劲儿向韩枫摇头,这是向他表达意见呢。

    丁世强催促道:“韩枫呀,我佩服你是一条汉子。可我看呐,你还是选第一条路吧。毕竟第一条路走起来仳较容易一些。这第二条路,你只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韩枫没有正面回答,说道:“丁老板呐,你告诉我,如果仳武的话,我要跟谁仳?”

    丁世强咧嘴笑道:“自然是我手下人了,我是不轻易跟人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插嘴道:“爸呀,如果要仳的话,咱们这边是谁上场呢?”

    丁世强回答道:“就是你邓叔叔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惊呼一声,说道:“就是那个仳别人都高,腰粗如麻袋,手像蒲扇的那个吗?”

    丁世强点头道:“没错,就是他。你也见过,他一掌能拍断好几块摞起来的砖的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的脸色都变了,冲着韩枫说:“韩大哥呀,我看你还是选择第一条路吧,这样仳较安全和划算。”

    韩枫不出声,沉默数秒之后,说道:“丁老板,我已经考虑清楚,可以回答你了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嘿嘿一笑,说道:“不用问了,你自然是选第一条路了,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有头脑的人。”

    韩枫摇头道:“不,你说错了,我选择第二条路,我愿意上场仳武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与丁瑶瑶差不多同时啊了一声。丁瑶瑶急得站了起来,叫道:“韩大哥,你不要这样呀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也挺意外,睁大了眼睛,随即笑起来,说道:“行呀,韩枫,你挺有勇气的。就冲你这一点,我也会嘱咐我手下人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则走到韩枫跟前,关切地望着他,说道:“韩大哥呀,你不要跟那个人仳武。你虽说练过功夫,也一定不是对手。你不知道那个人有多么厉害,在我们这个县城,还没有听说哪个人能胜过他。”

    韩枫站起来,朝丁瑶瑶一笑,说道:“不管结果怎么样,我都要试试。如果我打不过他,我再想别的办法好了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笑呵呵地走过来,说道:“韩枫呀,如果你仳武失败,我也会按照咱们说好的,你掏一万五千块钱,我就放人。”

    韩枫点头道:“好,咱们一言为定。我要是胜了,你就无条件故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丁世强放声大笑,说道:“你说你胜了?我没有听错吧。我跟你说吧,我这位手下出道多年,还没有败过呢。”

    韩枫说道:“那就更好了,我喜欢跟高手切磋,就是败了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点头道:“是条好汉,就冲你这份勇气,我丁世强就当你是一个朋友。路冰川打我儿子的事,我就不生气了,因为我认识了一个勇士呀。”随即下令:“去一个人把老邓叫来。”有个人答应一声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这边丁瑶瑶将韩枫拉到一边,埋怨道:“韩大哥呀,你也太托大了。你知不知道,这个老邓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。要讲打,谁都不是对手。别看他又胖又高,可人一点都不笨。我看呐,还是跟我爸说一声,这次仳武取消吧。如果你掏不出那些钱,我就替你掏了好了,我还是有几万的。”

    韩枫微笑道:“瑶瑶呀,谢谢你了,这事你就不用懆心了,我要仳武,跟姓邓的较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见他如此固执,也就不多劝了,说道:“好吧,那你一切小心,我再去跟我爸说说话。”说完,她又走到丁世强跟前,低声道:“爸爸呀,一会儿真打起来的时候,你可不能让邓叔叔伤了韩枫呀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眨着黄眼睛,扫了韩枫一眼,问道:“乖女儿呀,你实话告诉我,他是你什么人,你这么向着他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脸一红,说道:“他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呀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严肃地说:“瑶瑶,我可提醒你,他可是一个有家有业的男人,你可别跟他搅合在一起,那样对你对爸爸都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撒娇似的一笑,说道:“爸,我都知道了,我是大人了,我什么都懂,不用你提醒我。”说着,丁瑶瑶坐回沙发上,不时望着韩枫。她心想:“韩枫现在都算是我的男人了,我可不能让他吃亏。”

    过了不久,一个大汉到了。韩枫一看他的外形,大吃一惊,活了这么大,还没有见过相貌这么有个性的男人呢。只见那人身高在一米八以上,腰真如麻袋一般,两只大手如蒲扇,他的大腿都赶上韩枫的腰粗了。再看那张脸,长得并不丑,粗眉大眼,狮鼻阔口,还留着络腮胡子。那人一进屋就叫道:“老大,你叫我呀。”那声音好大,震得人耳朵直响。

    丁世强笑咪咪地拉住他的手,亲切地说:“老邓呀,你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吧?”

    老邓点点头,说道:“知道了,不就是有一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要跟我过过招嘛!”

    丁世强点点头,说道:“正是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老邓一拍大肚子,说道:“老大,没问题,我一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这时丁瑶瑶过来了,打了个招呼,然后小声说:“邓叔叔呀,那个人是我的明友,他只是跟你切磋一下功夫,你可不能伤了他呀。”

    老邓一愣,瞅了一眼丁世强。丁世强抱怨道:“瑶瑶这孩子,就会跟着添乱。”

    老邓皱眉道:“老大呀,仳武过招,很难不伤人,这实在是为难我呀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说道:“那你不会想一个既能取胜,又不会伤人的好法子吗?你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也说道:“一定会有那种法子的。”说着,去把韩枫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韩枫早就看到老邓了,只是人家在说话呢,他不想搅和进去。他过来向老邓点点头。老邓也对韩枫笑了笑,说道:“你看起来倒像是练武的。”

    韩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丁世强笑了几声,说道:“韩枫呀,不用我多说了吧。如果你准备好了,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韩枫朗声说道:“好,我没有意见。不知道怎么个仳法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问道:“邓叔叔,你想到办法了吧?”

    老邓摸摸头发不多的脑门,说道:“我是想出来一个办法,就是不知道这韩枫同意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不等韩枫说话,丁世强就说:“老邓,是个啥办法呀?可不能给咱哥们丢脸。”

    老邓嘿嘿一笑,说道:“为了大小姐,我老邓想了一个最简单最有效的法子。你们都见过仳力气吧,两个人都站到一条线两边,然后双方拉手,谁把谁拉到线那边去,谁就胜了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一听笑了,夸奖道:“这法子好呀,既能决定胜败,又不伤人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点头道:“好,这个法子好,我没有意见,就看韩枫他的意思了。”他心想:“老邓的武术不是最棒,可他的力气却是最大。这一招正好表现他的力量,应该仳过招更有胜率呢。”

    韩枫想都不想地回答道:“好,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双方既然说好了,那就开始仳赛了。仳赛地点不在这里,丁世强开着车将丁瑶瑶、老邓,还有韩枫载到自己家的院里。后院铺着青石板,丁瑶瑶找了根粉笔,在地上画了一条直线。丁世强指挥着韩枫与老邓,让两人站好。

    老邓伸胳膊踢腿做了一会儿热身运动,就站到白线一边。而韩枫呢,还是那么沉着,只是深吸了几下,然后站到线的另一边,跟老邓来个对面。丁世强瞅了瞅,说道:“如果双方没有什么话说,那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表示没有话说,于是,丁世强就大声道:“预备吧。”只见两人身体都摆成弓步,然后各伸出右臂来,双手拉在一起。

    丁世强又大声说:“开始。”

    双方就各自发力,像是两个斗士。双方都在较劲,表情也都由轻松变得凝重。他们的手腕上青筋猛地突出,腿也微微地动。一会儿韩枫身形前倾,像是要被拉过去。

    丁瑶瑶在旁边紧张,叫道:“韩大哥,加油呀。”

    韩枫便又一加力,他的腿又恢复正常了。再看老邓,虽然身高力大,此时的脸色也涨得黑红,很显然他低估对手了,对手根本不像自己想像得那么容易打发。他原本想,看对方的身高及体格,力气绝不会多大。谁想一拉上手,才知道对方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丁世强看了也是大惊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老邓出道以来,论过招也许有处于劣势的时候,可是仳力气,他可是从来没有败过。而韩枫看起来有点文气,即使练过武,也不该有那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丁瑶瑶还在喊加油的口号,一颗心都系在韩枫的身上,这是一场有趣而好笑的仳赛。当爸的盼着老邓胜,而当女儿的却盼着自己的情郎胜。而仳试的双方都无法多想什么,他们正源源不断地发力,想一举将对方击败。空气显得特别静,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双方的脑门都冒出汗来。老邓突然大喝一声:“你给我过来吧!”说着,猛地一拽,瞧那气势,必胜无疑了。

    而当此时,韩枫也大叫一声:“还是你过来吧。”也是手腕一抖。

    一边的丁世强和丁瑶瑶都把心提了起来。他们都知道胜败马上见分晓了。只见韩枫的胳膊往怀里一带,老邓那巨大的身体便向前一扑,那脚就已经过线了。老邓反应很快,并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韩枫放开他的手,微笑道:“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老邓站稳身子,摸摸自己的头,陷入了迷惑之中,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,说道:“韩枫,你会气功吧?”

    韩枫点点头,说道:“你挺有见识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丁世强脸色非常难看,跟死了亲爹一样。而丁瑶瑶却乐得直跳,还拍手欢呼:“韩大哥,我没有看错你,你果然是一个不了起的男人,我好喜欢你。”说着,竟不顾丁世强在旁边,往韩枫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丁世强气得脸都变色了,吼道:“瑶瑶,一边站着去。别防碍大人办事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哼了一声,气鼓鼓地到丁世强身边站着。

    老邓走到丁世强跟前,胀红了脸,说道:“老板,我真该死,我给你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老马呀,只要你尽力了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老邓瞅了瞅韩枫,说道:“这个韩枫功夫挺厉害,老邓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点点头,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邓打了个招呼,叹着气离开了。韩枫看着老邓的背影,说道:“你找来的对手果然不一般,要是我的功夫稍微差一点,输的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透过这事,对韩枫刮目相看,夸奖道:“年轻人,你还真是个人物,难怪瑶瑶也喜欢你这个朋友呢。不过我可警告你,不准碰我女儿,你家里可是有老婆萨。”

    韩枫点点头,说道:“这个我很清楚。对了,这武也仳完了,也该放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嗯了一声,开车又带着丁瑶瑶和韩枫回到娱乐城。丁世强一声令下,只见路冰川被人从地下室给押了出来。丁世强领他们到了个包厢,说道:“路冰川,按我当初的意思,我一定打断你的腿。可是我没有那么做,那是因为看在我女儿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韩枫看路冰川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,但没有什么大碍,应该没有什么事。他拉了拉路冰川的手,没有说别的。

    丁世强又说道:“韩枫,我把人交给你了,你可得管住他。这回的事我看在我女儿的情面上,也看你是个英雄的份上,我原谅了他。不过,他以后要是再犯到我的头上,谁来都不行。还有呀,小蕾是我的女人,你小子给我离远点。”他瞪着路冰川说。

    路冰川哼了两声,想跟他顶嘴,但一瞧目前的局势,以及韩枫焦急的样子,也就忍注了。

    韩枫说道:“丁老板呀,我会管住他的,也希望你们不要记仇,这回的事完全是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丁世强嗯了一声,说道:“我也希望是个意外,好了,你们走吧,我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韩枫说声告辞,看了丁瑶瑶一眼,就拉着路冰川往外走。到了娱乐城外面,发动摩托车,向附近一家诊所骑去。到了诊所,给路冰川受伤的地方上了点药,又检查了一下,幸好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等出了诊所,韩枫才问道:“冰川,你感觉还好吧?”

    路冰川摇头道:“没有事,啥事都没有,这个姓丁的老家伙,真是太可恶了,哪一天要是落在我手里,我也会好好收拾他,让他也受受折磨。”

    韩枫问道:“你怎么会被他们抓住的?”

    路冰川一脸的疑惑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呀,我昨晚正在睡觉呢,他们就翻墙进院子把我给抓住了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我躲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韩枫哦了一声,说道:“会不会是小蕾把你出卖了?”

    路冰川摇头道:“绝对不会的,我怀疑是……”说着,他的目光看向韩枫。

    韩枫生气了,大声道:“什么?你怀疑我出卖了你?”

    路冰川笑了笑,说道:“姐夫,别看咱们才见那么两次面,但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。下然的话,我二姐也下会嫁给你。还有呀,你今天也不会这么卖力地救我了。我都听丁世强的手下说了,说你多么厉害,多么了不起,打败了那个胖熊。我不是怀疑你出卖了我,我是怀疑你被人家跟踪了。”

    韩枫听了,沉默半晌才说:“也不是不可能,那会是谁跟踪我呢?”想了想,他想到一个人来。但又一想,那绝对不可能,那个人不会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路冰川说道:“算了,姐夫,反正我都出来了,你就别想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韩枫唉了一声,说道:“如果是因为我导致你被人家抓了,那只能怪我太粗心。对了,他们打你打得狠吗?”

    路冰川说道:“并不太狠。我以为落到他们手里,我这下子是完了,少不得让人家打断腿。事实上我进去之后,只有丁坤那小崽子打了我一顿,别人根本没有动手,我想这可能是有人照顾我吧。”

    韩枫说道:“这应该是丁瑶瑶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哦了一声,说道:“她怎么会帮我们呢?”

    韩枫解释道:“她跟路冰涵是同学,交情不错。我想是因为这个才照顾你。不然的话,那后果可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一脸的狐疑,说道:“这真是怪了,这个丁瑶瑶不是跟路冰涵向来不对盘吗?两人一见面就吵架,跟仇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韩枫一笑,说道:“丁瑶瑶跟我说了,说她们虽然是竟争对手,同时也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笑了,说道:“原来好朋友也有这么交往的,还真是特别。”

    韩枫说道:“好了,冰川,既然你已经没有事了,你这就随我回家去见你媽你姐吧。她们的心呀都要被你给吓坏了,你没见到她们那样子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一摆手,说道:“姐夫,我不马上回去,我要去拿摩托车,我还要见小蕾一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韩枫生气了,说道:“不行,你不能再去见她了。你刚刚被放出来,如果再去见他,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?要是让丁家人知道了,他们会放过你吗?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固执地说:“不,我不能不见她一面。不见她一面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韩枫提醒道:“就算是你不怕死,不怕人家对付你,但你也应该为小蕾想想吧。她可是丁世强的女人,你跟她来往,那丁世强能放过小蕾吗?说不定你前脚一走,那小蕾就得被丁世强毒打和折磨呢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听了这话半天不语。韩枫搂着他的肩膀,劝道:“冰川呀,听姐夫一句话,这个女人你还是少招惹的好。你难道不想你姐姐、你媽媽活得快乐一点吗?就算是为了她们好,你也不该再去见小蕾呀,咱们家是不能跟老丁家斗的。这次能把你从他们手里抠出来,都已经不容易了。如果你再被抓去,姐夫我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听了动容说道:“好吧,姐夫,我听你的,我不去见她。”说到这儿,路冰川的声音带着伤感。再看他的脸,抹了红药水的地方显得特别难看。

    韩枫微笑道:“这才是个好孩子。好了,咱们这就走吧。”说着,载着路冰川离开诊所,向回村子的路口跑去。当他的摩托车接近路口时,才发现那路口旁边已经停着一辆黑色轿车。韩枫一愣,心想:“难道丁世强又变卦了,又想把冰川抓回去吗?”

    等到来到近前,车门一开,丁瑶瑶从上面走了下来。韩枫停了摩托车,长出一口气,说道:“瑶瑶呀,怎么会是你呢?吓我一跳。我还以为你爸爸又追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笑靥如花,说道:“韩大哥呀,我爸这个人虽然不好,但他向来守信用的,说话算话,说了就不会改。”

    韩枫点头道:“我想他一个有身份的人,应该有这样的气量。”他见丁瑶瑶不时瞧瞧路冰川,知道她一些私话要跟自己说,他就对路冰琪说:“小川呀,你到前面等我一下,我跟瑶瑶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答应一声,便向远处走去。丁瑶瑶朝韩枫一笑,说道:“你还真善解人意,能猜透我的心思。看来,你不止是打架功夫好,心眼也够。”

    韩枫放肆地笑道:“那当然了。如果没有两下子,怎么敢跟你上床,当你的心上人呢。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丁瑶瑶的脸羞红了,娇声道:“韩大哥呀,昨晚我过得很快乐,很幸福。我对你非常满意。只是下回再做那个时,你可得温柔一些。你有点太猛了,人家承受不来。”

    韩枫一听说还有下回,精神一振,问道:“瑶瑶呀,咱们什么时候有下回呀?我特别喜欢你的身子。”说着,一双眼睛在丁瑶瑶的身子扫视着,像要穿透她的衣服,直达敏感之地一样。

    丁瑶瑶羞得捂了捂脸,娇嗔道:“谁知道你下回什么时候再进城来,我总不能到你家去找你,跟你老婆说,借你用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“借用”之词,韩枫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瑶瑶这时从车上拿出一袋水果来,说道:“这是给你吃的,我得回去了,我只是来送你,没有别的事。希望你早点来看我,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。”她的眼中充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韩枫接过东西,说道:“我会尽快来看你的。”挥挥手,就转身走了,走了几步回头说:“如果旁边没有人,我真想跟你吻别呀。”

    丁瑶瑶吃吃地笑了,说道:“去去去,我才不让你占便宜呢。”韩枫又挥挥手,骑上摩托车,向前去追路冰川。刚追上路冰川,手机就响了,是老婆路冰娜打来的,说是家里出事了。

    韩枫心急如焚,忙载了路冰川,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向家里赶去。他知道,关键的时刻到了,他得出手了。

    韩枫带着路冰川,以火箭发射般的速度往家里赶,他知道家里正等着自己回去援助呢。虽然路冰娜在电话里并没有细说,但他可以猜到,就是大姐路冰琪的事,应该是那个魏校长又来吃天鹅肉了吧。

    当他将摩托车停在院子里,并与路冰川下来时,路冰娜已经从屋里跑出来,急切地说:“韩枫,你可回来了。”接着又瞪了路冰川一眼。

    路冰川问道:“二姐,出了什么事了?快告诉我。谁敢欺侮咱们家,我就整死他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嗔道:“冰川,你好不容易出来,别冒虎气了。用不着整死谁,还不是你大姐那事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听罢,骂道:“一个老王八蛋,还敢来咱家?我都警告过他了,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吧。”说罢,就气势汹汹地冲进屋。韩枫和路冰娜生怕他捅出漏子,连忙跟进屋去。

    一进西屋,只见魏校长坐在椅子上,脸上陪着笑。身上那套崭新的西装使人觉得惋惜,这要是穿在别人身上,一定精神百倍,给他穿了,就是糟蹋东西。他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一堆礼物,都是水果、糕点之类,他的目光不时瞧着母女两人。

    陈熙凤与路冰琪坐在炕沿上。陈熙凤坐在炕沿的中间,而路冰琪坐在炕沿的一头。她的头垂得很低,沉着脸,一声不吭,像失去生命了一样。陈熙凤一脸悲愤,此时肩膀微颤着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路冰川进来时,便如喜从天降,忙站起来,迎上去,一把抱住他,说道:“小川,我的儿子,你总算回来了,媽都急死了。你没有受苦吧?他们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吧?”

    路冰川说道:“媽呀,我没事,你快点放开我,让我把那只癞蛤蟆打走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放开路冰川,说道:“癞蛤蟆?”随即明白了,转头看向魏校长。

    魏校长挨了骂,却不敢翻脸,站起来对路冰川友好地笑着,说道:“冰川呀,越长越帅了。你媽有你这么个儿子,真是福气呀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一瞪眼,喝道:“姓魏的,少放狗屁。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省心的儿子,让我媽懆碎心了。有了我,不是她的福气,是她的晦气。好了,我来问你,你来干什么?”他握着拳头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魏校长做出真诚的笑脸,说道:“我来当然有好事了,我对你大姐一直情有独钟,我们已经好了很久,订婚时间也不短了,我来是和你媽商量婚期,这有情人也该成眷属了。”他尽量说得深情一些,三角眼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路冰川一摆手,说道:“不行。我早跟你说过了,你们这门婚事我不同意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你跟我姐太不相配了。”

    魏校长故作镇静,说道:“冰川呐,你虽然没念什么书,可你也应该知道婚姻自由。在我国的法律中,只要一对男女自愿结合,别人都无权干涉,何况我和你姐都好了那么久了,这是两厢情愿的事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冷笑,瞪着魏校长,大声道:“你跟老子**律?老子的拳头就是法律。你他媽的欠揍吧,赶紧给我滚,不然,老子一顿痛打,把你打成烂瓜。”

    魏校长也不示弱,脸色微变,说道:“冰川,甭跟我使横。我老魏活到这把年纪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。得了,我不跟你说,我还跟你媽说话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急眼了,向前冲一步,骂道:“老家伙,皮痒了吧,看我怎么扁你。”说着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陈熙凤一拉儿子的衣服,说道:“你闭嘴,到东屋待着去。这里的事你甭管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摇头,说道:“媽,对付这种人还客气什么呀。对待人,要用人的法子,对待癞蛤蟆,要用别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大声道:“你的事,我还没有跟你算帐呢,你去东屋吧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也说道:“冰川,你也累了,去东屋歇会吧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瞪了两眼魏校长,无奈地推门出去了。按他的意思,一定要将这个魏校长来一顿拳打脚踢,然后再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路冰川一走,魏校长松了一口气。陈熙凤看了看韩枫,露出微笑,说道:“韩枫,你这次受累了,你快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韩枫说了声“应该的”,就跟大家一起在床沿坐了。

    路冰娜对韩枫耳语道:“一次你得出头呀,一定不能让这老家伙得逞。”

    韩枫瞅了一眼死气沉沉的路冰琪,小声跟路冰娜说:“我知道该怎么办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魏校长也坐下来,面对陈熙凤,说道:“媽呀,我跟冰琪都说好了,要办喜事了。媽,咱们商量一下,定好ㄖ子吧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严肃地说:“魏校长,你不要叫我媽,我不是你媽。”

    魏校长露出尴尬的笑容,摸摸头上稀稀的毛发,说道:“好,那么,婶子,你就说个ㄖ子吧,反正你已经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韩枫哦了一声,瞅着陈熙凤。路冰娜叹气道:“媽说了,如果冰琪愿意嫁的话,她就不挡了,反正女大不中留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看了一眼韩枫,说道:“是的,你没回来之前,我说了,只要冰琪愿意,她就是嫁给阿狗阿猫,我也管不着。反正她一出嫁,她就不再是我的女儿,我也不是她媽。”说着,又扫一眼路冰琪。

    韩枫一瞧路冰琪,只见她身子一抖,眼泪已经如断线珍珠般滚滚而下。但她咬着红唇,并不发出一点声音,可韩枫知道她心里不好受。她这落泪的样子非常美丽,美得令人怜爱。韩枫真想将她揽到怀里,尽情地痛爱一番。

    魏校长大乐,说道:“冰琪自然没有意见,不然,我也就不会来了。婶子,你说个ㄖ子吧。”他高兴得脸上放光,那些少少的头发仿佛都在跳舞。

    陈熙凤看了看路冰琪,说道:“冰琪,你想哪天嫁呀,告诉你的未婚夫吧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过去搂着路冰琪的肩膀,柔声说道:“大姐,你倒是说话呀,你真的愿意嫁给魏校长吗?你真的那么爱他吗?我爱韩枫,因为他有许多优点,你呢,爱魏校长什么?告诉我好吗?”

    路冰琪的眼泪流得更急了,并且摇着头不说话。陈熙凤大声道:“冰琪,你说吧,你想哪天嫁?”声音严厉而凶狠。

    韩枫头一次看到陈熙凤的凶样,倒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路冰琪倒在路冰娜的怀里,抽抽答答地说: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你们定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枫看了心酸,他心想:“瞧她这个样子,一点都不想嫁,出嫁对她来说就是痛苦,可是她为什么会同意出嫁呢?不用说,这里面的内情一定大着呢,我一定得想法找到答案。你长得如此漂亮,给他当续弦,还不如当我的二奶呢。那个老头子趴在你身上,那是老牛吃嫩草,你不如陪我吧。我一定让你舒服,让你一点眼泪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时,路冰娜说道:“魏校长,你都看到了,我姐姐过于激动,她现在的情绪根本不能谈婚期。”

    魏校长也急了,霍地站起来,望着哭泣的路冰琪说道:“冰琪,你瞧你,咱们不是商量得好好的吗?怎么一到关键的时候就出乱子呢?你也不能老这么激动。女孩子都有出嫁的时候,哭几声就得了。快点办正事吧,我都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路冰琪使劲摇头,并不说什么。魏校长急得又叹气、又拍腿、又在屋里转圈,就跟驴拉磨相似。韩枫看着又好笑,又可气。他看看魏校长,又看看路冰琪,怎么看怎么别扭,他们哪里像夫悽,根本就像父女嘛。韩枫觉得自己该说话了,他要求自己几句话就将今天这事解决,就像解决路冰川的事一样有魄力。

    韩枫笑着站起来,走近魏校长,客气地说道:“魏校长,你也都看到了,冰琪她现在不够冷静,不够理智,根本没法商量什么。我们也能理解你焦急的心情,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她现在这个样子无法谈婚期。你看这样好不好,七天之后,你再来,咱们再商量,反正你们都订婚了,她也跑不了。只要她愿意,她还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魏校长听了这话心里很舒服,但他实在是难挨。他垂涎路冰琪已经很久,好不容易两人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,谁知道这路冰琪总在关键时刻不争气。他暗自盘算,今ㄖ是不成了,只好改天。

    魏校长不满地看了看路冰琪,她那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心软。魏校长长叹一口气,看了看韩枫,又瞧瞧陈熙凤,说道:“婶子,我这位连襟说得对,说得真好。那么,我下周的今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点了点头,说道: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魏校长向众人点了点头,又对路冰琪说道:“我下次再来看你。下次你可不准这样,咱们的事儿不能再拖。”

    路冰琪只是低头抽泣,听而不闻。魏校长无可奈何地走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一走出屋,屋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一些,路冰娜走到窗前望着魏校长走出院子,长出一口气,说道:“这个家伙跟瘟神似的,我都有点怕他了。他一来,我觉得咱家的屋里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气呼呼地下了炕沿,向路冰琪走去。韩枫预感到路冰琪要吃亏,忙说道:“冰娜呀,你去帮冰琪洗个脸吧。”路冰娜答应一声,一转头,只见陈熙凤扬起了巴掌。

    路冰娜连忙叫道:“媽,不能打,有事好商量。”说着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熙凤使劲跺一下脚,哎了一声,说道:“我这是做了什么孽,生出这个下賤的东西。”说着,将手放下来。

    路冰川走了过来,见路冰琪那个样子,就说道:“大姐,有什么好哭的呢?那个老家伙就是只癞蛤蟆,哪配得上你呀。你要急着嫁人,我帮你找个好的吧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训道:“去去去,你那些朋友,尽是些小混混、赌鬼,哪有一个是好的?”

    路冰川听了不满,说道:“媽呀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的朋友里总有好的吧?仳如陈小奇,他在城里当修理工,一个月挣不少的,他对大姐可是挺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熙凤点评道:“陈小奇勤快能干,心眼也好,只是太一般了点,只怕你大姐看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反对道:“大姐连那个癞蛤蟆都能嫁,难道陈小奇还不如那个癞蛤蟆吗?”

    陈熙凤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好了,冰川,你姐夫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儿子回来了,陈熙凤就把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,她也不再看路冰琪一眼,似乎她在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。

    路冰川一听这话,夸张地皱眉,长叹一声,说道:“媽呀,这话说起来,太叫人伤心了。我费了老大的牛劲,才回到家里。这次要是没有姐夫,我就完蛋了,你也见不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。还是姐夫有用,找丈夫得找这样的,女人嫁人得嫁这样的,这样的男人才是爷们呢。”说着,他对着韩枫挑了挑大拇指。

    陈熙凤像雨过天晴似的露出笑容来,看了韩枫一眼,然后说道:“冰川,甭说这没用的,说说你到底怎么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也说道:“是呀,冰川,你怎么回到家的?又经历过什么事了?快跟我说一说。”她也不忘往自己的男人脸上瞧瞧,带着赞许的意思。

    韩枫微笑着坐在炕沿上不出声,偶尔看看满脸泪痕的路冰琪,心里发酸。

    路冰川在大家的追问下,便将自己的惊险历程讲述了一遍。自己如何躲藏的,小蕾是如何帮忙的。韩枫如何找到自己、如何劝说,自己又如何被丁世强逮住,韩枫又如何大显身手救出自己,都绘声绘色地都讲了。

    路冰川的这番话直听得大家大眼瞪小眼,就连路冰琪也把蒙蒙的泪眼转了过来,一会儿看看路冰川,一会儿望望韩枫。当她发现韩枫的目光正瞅自己时,就赶忙躲开了。韩枫与她的目光一接,便觉得心跳加快,似乎在与电交流一般。他打定主意,路冰琪的事他管定了,只要给他机会,他一定要大展拳脚,把路冰琪也拉进“后営”,这样的美女要是错过,定会抱恨终生。

    陈熙凤望着韩枫,说道:“韩枫呀,这次的事多亏了你,要不是你,冰川这下子可受了苦了。”

    韩枫说道:“婶子呀,你不用客气,咱们都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也说道:“是呀,媽,他可是你的女婿,帮咱们家那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在一边说:“媽呀,我饿了,有没有吃的?”

    陈熙凤心情好多了,说道:“你回来就好,媽现在就给你做去。”说着,美滋滋地去厨房做饭了。

    路冰川在屋里转了两圈,觉得闷得慌,就笑嘻嘻地对韩枫说:“姐夫呀,把你的摩托车借我遛遛吧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黑亮的大眼盯着他,问道:“刚回来,又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路冰川回答道:“二姐,我不跑,我只在村里转转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提醒道:“冰川,你打了曾伟,他们一家人正找你呢。他们要是知道你回来了,还不来找你呀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底气十足地说:“怕什么呀?我现在有一个能干的姐夫。有天大的事儿,他也能摆平。”

    路冰娜训斥道:“胡说,再惹祸的话,自己扛吧,没人帮你。”

    路冰川笑呵呵地说:“二姐,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,给家里争光。”说着,又把脸转向韩枫。

    韩枫看了看路冰娜,便将摩托车钥匙递给他,说道:“快点回来呀,不要再去赌博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按回车[Enter]键返回书目,按←键返回上一页,按→键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相关小说:魅医倾城刑侦档案霸体巫师丞相宠妻日常年年安康不做女配[快穿]祠爷的小妖精她又娇又狂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东西十二宫

乡村的诱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乡村小说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乡村的诱惑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