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七百七十 章 明里暗里

推荐阅读:败家系统在花都乡村寻艳王山野春潮: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混世小色医男欢女爱走村 媳妇好美陌野村医乡野村医乡村寡妇

    如果正常的交手之中,想要用这牛毛细针伤人,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一件事,因为哪怕是炼骨期的武者,在战斗中都会全身灌注灵气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达到炼气期的武者,无法将灵气外放来攻击敌人,但是却能够在自身运转不休。所以想要用牛毛细针来攻破武者的皮肤,简直是一种痴人说梦般的妄想。除非是修为达到炼气期的武者,以灵力灌输到细针中对付一般炼体期的武者才会起作用。

    可是炼气期武者本身修为高出炼体期武者那么多,直接出手就可以将对手击杀,哪里还需要费那般周折。所以这牛毛细针,多数的时候还是以疗伤救人为先,取人性命这种事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这些道理左风和琥珀都明白,所以在看出了牛毛细针后,左风立刻就推测出了许多问题。琥珀也是因为之前先入为主的想法,一时没有转过弯来,经过了思考他也很快的跟上了左风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,对方一直在暗中观察这里的情况,直到发现自己这边派出去的人功亏一篑,这才果断的选择了杀人灭口。这也能够解释为何这家伙服用了疗伤药,最后还身亡的矛盾事实。”

    琥珀略微沉吟后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左风点了点头,他也正是如此推测。取出一块手帕,用其轻轻的拔出了那刺客瞳孔之内的牛毛细针,放在阳光之下窒息观察。一抹淡淡的幽蓝色光泽在其上闪烁,看上去有种极为渗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左风相信这上面所涂抹的毒素,定然是极为剧烈,能够在刺入瞳孔后这么快就要了人性命,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毒。只不过左风现在没有空去仔细研究那毒素究竟是什么,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细针的长度上。

    他本身是武者,同时也懂得刺穴之法,更是对牛毛细针有过一些研究。眼前这细针不足一寸,可是在其瞳孔之内就有半寸有余,由此可以判断出这细针丢出时的力量不小,下手之人的修为也一定不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左风猛地心中一动,随后转头向着窗外看去,紧接着就快步走到了窗边向外望去。他视线所关注的地方,正有一棵绿意葱葱的大树长在房间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客栈和另一边的酒店之间有不少的大树,这些树木昨天左风就留意过,只不过刚刚他一直在关注建筑物,所以并没有多加留意。现在他思路有所转变,立刻也就想起了这更加靠近房间,也更加不容易被察觉到的树木。

    一般人都会认为,敌人既然派人监视自己,定然会选择哪种人流比较多的酒楼茶肆,这样就算有人向这边观望也不会太过引人注意。反而是树上若是藏了人,不仅是左风,就是其他人看到也会特别留意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左风想到的为题是,对方既然有身手如此好的选择,干嘛不让这个人直接出手对付自己,何必要派这么一个修为只有淬筋中期的刺客来击杀自己。毕竟昨天自己也是胜过了素肖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淬筋后期的武者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不是拥有那么高的修为,又能够将牛毛细针刺入的如此深,那就说明对方不是修为极高,而是距离这房间的窗户很近。这样推测下去,左风也就明白了,对方不是一直在外面的树上观察这边,而是知道那刺客准备动手之前才来到。

    这外面之人实际上也可能是接应之人,正是之前自己怀疑对方并没有要杀自己之意,只是想要将自己重伤废掉。如此看来敌人准备的也算是充分,只要自己不甚着了道,外面的人会立刻过来接应,合力将自己带走。

    如果这刺客失手被擒,那外面的人就需要剪除后患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如此种种左风本来还不清楚,可是眼下就是从这点点的蛛丝马迹来分析,却已经很接近事实。

    现在刺客已经死去,一切线索到此就已经中断,可是左风却并不这样认为。虽然此刻死无对证,但是和自己有瓜葛之人还是能够一一列举出来,那么仔细分析和排查下去,也说不定就能够找出这幕后对自己下手之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左风伸手将窗户掩上,转头冲着琥珀说道:“看来这个房间暂时还是不要留下,我们先去你的房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琥珀并没有多余的话,因为他清楚眼下并不是讨论的合适地点。两人计议已定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那尸体身上的东西已经全部收走,这些东西两人自然也仔细检查过,可是敌人不愧作过完全准备,从上到下丝毫查不出其身份和来历。

    这些他们自然也猜到,所以也没有感到太过失望,随后将房间内的私人物品收拾好后,就去到了琥珀的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都感到腹内一阵空空,左风阻止了琥珀在客栈点些饭食的想法,也没有让他出去买些饭食回来。

    琥珀略一思考就明白了左风的顾虑是什么,敌人刚刚派来刺杀者,而且这次的刺杀可以说是准备完全。既然这一次失败了,保不准还有其他手段在瞪着自己两人,或者说是在等着左风掉入圈套。

    左风的顾虑不无道理,琥珀略微思考过后也是立刻同意,他本来以为眼下只能够暂时勒紧裤带坚持一下,却没有想到左风竟然如同变魔术一般拿出了一堆食物。

    琥珀本来也知道左风拥有储物装置,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在储物装置中放置了如此多的食物。他哪里知道,左风还另外拥有一个纳晶,那里面的空间比起储晶来可是要大出了好几十倍,当然不在乎这点空间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一般人的储晶,就算是中品储晶,空间也就只是有半个房间大小。而且拥有中品储晶之人,一般也会把所有重要的物品都随身带着,自然也腾不出地方放置那些随时随地能够购买到的食物。

    除非是到灵药山脉内部采集灵药的时候,才会用一些储晶来放置食物和饮水,回来的时候再用来存放药材。不过这首先是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,大部分采药队是没有这种实力。

    左风自然不会去在这事情上多解释,反正拿出食物来让琥珀安心才是上策。两人围在琥珀房间中央的桌子上,一边吃着左风拿出来的干粮一边小声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左风首先开口说道:“看来我们被人盯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你知道今早有多么危险,我差一点就被对方蒙骗了,这还要多亏了你睡觉时发出的鼾声。”

    琥珀有些丈二和尚般,完全听不懂左风说的是什么意思,不过听起来当时的情况应该十分危急,也是表情严肃之中带有了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左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继续说道:“看来我们以后敲门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些其他的暗号,这种暗号不能够是被敌人轻易发觉,而且只能够我们两人才能够辨认出来的一个暗号。”

    听了此话琥珀立刻明白过来,追问道:“难道是敌人已经掌握了我敲门的节奏,那他们盯住我们绝不会是短时间了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左风也明白他不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情况,只是对于刚才所说的有些难以接受。可是既然左风如此说了,定然对方是真的做到,不然左风也不可能有之前的那一番感慨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可能,而是非常可能,你想想我们两个人之间最近一直就采用一种暗号敲门。我猜不光是你敲门的方式被他们摸到,我敲门的独特手法也一定都被他们掌握,所以当下之急是先将所有的暗号都重新制定一番。”

    左风说的严肃认真,琥珀也知道这个事情非常严重,两人当下就研究了起来。不仅仅是这种敲门的小细节,另外还包括了有突发事情后的种种应变之法。

    例如分开逃走之后,以什么暗号联络,以及到什么地方去汇合。另外遇到什么样的敌人,需要采取什么样的策略等等。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,不清楚接下会遇到什么问题,但是有了种种应变的考虑,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不会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研究的时候,围绕左风入住的这间客栈也在悄然的发生了变化。本来魔兽袭城后的客栈生意变的有些萧条,可是自从今天早上开始,却是有着一个个修为不俗的武者入住了进来。

    如果左风看到这些人,立刻就能够猜到他们来意绝不会是住店。这些人轻装简从,人员都是在两到三人一伙,不仅没有携带什么行礼,而且一上来就要求到二楼或者三楼靠里面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间客栈虽然在临山郡城也还不错,可是这一天之间就住进来这么多人,也可以看出其中的一些蹊跷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左风和琥珀讨论的这段时间,还有一些人光明正大的登门拜访。不是邀请他们到哪个酒楼一聚,就是邀请他们二人到什么地方消遣。总之他们两个并不熟悉的人,好像突然之间就想要和他们结交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股明里暗里涌动的浪潮,正在悄然的向着左风二人逼近而来。

温馨提示:按回车[Enter]键返回书目,按←键返回上一页,按→键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相关小说:魅医倾城刑侦档案霸体巫师丞相宠妻日常年年安康不做女配[快穿]祠爷的小妖精她又娇又狂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东西十二宫

武逆焚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乡村小说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武逆焚天最新章节